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
盛世官场 中国经济真相,一看就懂 镜中人电影 华语电视

[复制链接]

145

主题

256

帖子

553

积分

等待验证会员

积分
553
8930 馥洋松a 发表于 2019-2-11 16:08
?本文系 人神共奋(tongyipaocha)原创作品

经过 人神共奋 授权 虎嗅网 颁发,并经虎嗅网编辑。原文链接:
https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280357.html


01
买买买才是经济成长的霸道


头几天吃饭,席间有尊长问我:“为什么都说现在经济不景气,但市场还是很繁华?”


我试图用很多宏观数据证实经济有何等欠好,但成果是他们更糊涂了。宏观经济的各类复杂的、自相冲突的数据目标,经常会把人带到沟里去。


所以这篇讲宏观经济的文章,我给自己立了个规矩:从微观可感知的工具讲宏观,不用任何经济数据,也只管不用经济术语。


经济增加和经济衰退,合起来叫一个“经济周期”。普通人想要了解经济周期,可以从产业这个打仗比力多的角度动手。


首先我们把产业分红三大类,不是农业、产业、办奇迹的分法,而是下流产业、中游产业和上游产业,这才是形成经济周期的微观缘由。


下流产业都是大师最熟悉的消耗品行业,你去买衣服,做衣服的打扮厂、卖衣服的店都是下流产业。包括衣(打扮)食(食品饮料)。ǚ康夭┬校ㄆ担,还有消耗电子、家电家居、餐饮零售、文娱教育、宾馆旅游等等。


这些衣服是哪儿来的呢?中游行业。发生面料的纺织厂,批发市场、发生缝纫机的纺织装备厂都是中游产业,中游的产业是指为下流产业供给原材料、机械装备的行业。


中游的产业又需要上游产业供给质料,像面料的上游就是化纤,还包括石油石化、钢铁建材、矿业农业、电力煤炭等等行业。


这就是一个国家经济完整的产业链:消耗需求是由下流向上游传递,产物供给从上游向下流传递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ce.jpg


所以说,消耗需求是最大的经济增加动力,买买买才是经济成长的霸道。2008年之前,中国经济的高增加是健康一般的,一个很重要的缘由,它是由实在的下流消耗需求鞭策的。


那时的下流需求有三大块:


第一个是百姓支出的提升,鼎新开放这么多年,随着支出进步,全部消耗范围不竭扩大,条理也越来越丰富;


第二个是出口,也就是国外的消耗需求,中国加入WTO后,进入了全球产业链,成为产业门类最丰富的国家,没有之一。


第三块是国家在教育医疗文化交通基建方面的投入,可以看成是国家替老百姓“消耗”。


此外还有一个变量:科技成长。收集新经济,缔造出的新需求。


大师能够要问:“需求的增加”从下流传递到上游,看上去是一个有序的进程,为什么会发生“偶然增加、偶然衰退”的经济周期呢?


由于还有一样工具影响着“需求信息的传递”:人的预期——从好的角度讲,叫“鼠目寸光有备无患”,从坏的角度讲,那就是“人心不敷蛇吞象”。


02
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




前面我们都是避实就虚,但遗漏一个重要的身分:人的主观能动性——人不但会总结究竟,还会据此猜测未来。



王总是一家文具用品公司的CEO,大师晓得,文具用品这个工具,消耗量很稳定,按理不太会波动。


究竟也是如此,下流的消耗品行业的特点是需求比力稳定,出格是其中的生活必选消耗品,其增加速度只跟人口有关。


但这个稳定性,到了中游就被打破了。


大师回忆一下,我们到店里去买文具时,能否是每劣货源都很充沛,很少出现买不到的情况?为什么呢?由于王总会提早生产,并要求批发商、经销商备足几个月的货。


那到底要预备几多货呢?这就是猜测了,由于下流的需求是不竭增加的,厂商的经历是按往年的增加速度,比如8%,那今年的产能就要扩大10%,留有一定的余地。


王总回厂里一看,现有的机械装备厂房支持不了这个新减产能,还要扩大牢固资产投资。但牢固资产不成能年年投资,此时就要提早猜测未来三五年的产能,假如需求每年增加8%,那此次投资的产能扩大能够要放大到50%。


大师能够会想,按需生产就行了,为什么产能总要比需求“放大一点”呢?由于有合作。


文具的需求虽然平稳,但时候散布上却不服衡,开学集合采购文具的时辰,假如供货不实时,就会被合作对手抢占市场份额。所以宁可多生产酿成库存,也不能断货。


文具公司把下流的需求“放大”传递到中游的文具制造装备商处,中游厂商也以凡是的来由再“放大”到上游的钢铁行业。


上游行业有一个配合的特点,由于投资庞大,工期也长,产能的增加比力慢,经常来不及生产,成果就是“原材料涨价”。


而且,这个涨价又遭到预期影响,而被进一步放大。比如文具装备制造商明显只需要5000吨钢材,可发现价格一向在涨,那就进一万吨,多的囤起来。


每其中游厂商都这么干,上游材料的价格就涨得更利害了。假以下流是汽车、电子、家电等等自己需求就有变化的可选消耗品,那波动就更大了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cf.jpg
(以下流为主的第三产业与以上中游为主的第二产业波动对照)



上中下流开足马力生产,全部经济一片繁华。但现实上,我们晓得,下流文具的需求并没有超速增加,那末这些多生产出来的装备、产物去哪儿了呢?全酿成上中下流的牢固资产和存货。


存货到了一按时辰,有敏感的商家发现卖不动了,就起头低价“清库存”,那末生产就会停止增加。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题目差池,都不敢生产,更不会扩大产能,这时,就会出现经济衰退。


这就是一个“经济增加——经济过热——经济衰退”的周期。


衰退时人人似乎末日将至,但现实上,下流消耗才能照旧,放在仓库里的文具再过一年也会被卖掉,产能过剩的机械装备早晚城市产能不敷,到时辰,一切的增加故事城市再来一次,这就是周期。


所以,高于人口增加速度的“经济高速增加”,其本质只不外是“寅吃卯粮”,把未来的增加提早到现在实现;而经济衰退也不是真的衰退,而是“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,拿了我的给我还返来”,为此前的“经济增加”还债。


周期的罪魁罪魁是“人的非理性预期”,但话说返来,经济没有周期,说明人没有胡想;人没有胡想,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分?


由预期鞭策的“经济周期”,幅度也不会太大,本质上还是健康的周期,就像潮水一样,增加是一种“励志”,衰退是一次“洗澡”,而且每一次试错的进程,每一次周期,都有新的产业出现,新的明星企业诞生。


所以光有预期,题目不大,由于人的才能是有限的。但有了另一样工具以后,一切都纷歧样了,人会酿成“魔鬼”,经济衰退就有能够从“退潮”酿成“海啸”。


这个工具叫做“金融”。


03
银行是若何“变钱”的


一般人对银行的了解都是这样的:把储户手里的钱吸收进来,再把这些钱借给企业。不可是老百姓这么以为,就连很多银行的人都这么了解。


这就大错特错了。


最简单的证据:假如银行把你存进来的钱,转手借给企业,那末你存在银行的钱能否是应当削减了?但你去查查银行卡里的余额,一分钱都不会少。


真相是:银行放存款的钱,底子不是你存进来的钱。假如不是金融律例的硬性约束,银行底子不需要你的存款也能放存款。


那末银行到底哪儿来的钱放存款呢?答案很魔幻,但却是现代经济高增加的底子缘由:钱是银行凭空“变”出来的。


放1万万存款的进程是这样的:银行会计先在告贷账户上增加1万万,再在企业存款账户增加1万万,Bingo!就这么简单,全部国家的钱就凭空多出1万万,企业把这1万万用于进质料买装备,GDP就增加了1万万。


事出变态必有妖,钱固然不成能凭空变出来的,究竟是那里来的呢?答案很简单,存款都是要还的,这一“还”,一笔存款和一笔存款变同时消失,财富也就云消雾散了。


金融变出来的钱不是把戏,仍然是“未来的钱”,仍然是“寅吃卯粮”。


你极能够会想,那银行发出存款的同时再放出来,不便可以一向保存了这笔财富了吗?只要银行不停放存款,企业就能不停地扩大生产,经济不就能不停增加了吗?


但别忘了,前面说过,下流的需求是相对稳定,信贷扩大致使的生产过剩,卖不掉就酿成了库存砸在手里,企业不是傻子,才不会乱存款呢。


正是由于下流消耗需求的制约,银行这个把戏师大部分时候都在玩“变兔子”的小幻术,不会轻易“大变活人”。


究竟上,在预期这一件事上,银行比企业还要理性,银里手都是这个天下上最守旧,最灰心的人,甚至总是做“晴天借伞,雨天收伞”的事——没法子,银行的收益也就是存贷差,风险却是无穷的。


所以历次经济衰退,都是银行率先反应过来的。


2008年,由次级债激发的金融危机致使美国的银行不再向企业“借伞”,反而纷纷“在暴雨中收伞”,美国企业没钱,就砍中国出口企业的定单。


前面说过,企业的产能都是几年前就投资下去的,原材料也是提早备好的,这定单说没就没了。支持增加的三大需求中的“出口”忽然消失,美国的金融危机就这么传导到了中国。


2018的经济不景气,是钝刀子割肉,2008年却是“断崖式的下跌”,今年是困难,十年前是危险。而“危险”历来城市比“困难”更轻易让人反应过度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d0.jpg


中国银里手的第一反应固然也是“收伞”,不管你效益好欠好,先把存款发出来再说。由于我不收,别家也要收,这叫“囚徒窘境”——哪家银行收得早,便可以削减损失。


但这么一来,激发清偿务链,谁都活不了。由于金融在现代经济中占的比重太大了,完全靠市场本身的调理,几近不成能,政府就不能不脱手了,全球列国金融主管部分都在干一件事,把银里手拉来,逼他们放存款。


别以为只要我们这么干,美联储把各大金融大佬叫来开会,商量政府投资各大金融机构,现实上是“做人质”,不答应不让走,哪有什么“商量”啊。


中国的银行平常吃的都是“存贷差”这类政策饭,到了国家有危难的时辰,自然不能在一旁干看。这就是2008年末,国家撒钱的布景。我们俗称的“四万亿”。


明天很多人对这件事不以为然,但那时每个国家都在拼命向市场撒钱,任何否决的经济学家假如自己去做总理,也城市这么干。


银行放钱,就是全部经济“加杠杆”的进程,但银行肯放,不代表企业肯要,企业要看到需求,最少也要有预期的需求,出口已经废了,就只剩下居民消耗和国家投资了。


既然是国家要求刺激经济,那自然是“你行你先上”,国家投资率先启动。


这就是加杠杆的第一步,政府加杠杆。


04
钱的唯一前途就是房地产


在一般老百姓的心里,国家投资就是国家出钱。可国家哪儿有钱投资啊,财政支出都是有明白用处的。


所谓国家投资,一般而言是“国家宴客,银行出钱,基建买单”。那时的设想是很好的,这些钱首要投向根本扶植。


借来的钱也是钱,也可以用来买工具,银行凭空缔造了“消耗需求”从基建项目流向上游产业链,而钱的一部分也酿成人为支出,缔造更多消耗需求。


全部产业链的上中下流马力又全开了,开工就要投资,企业投资就要存款,别忘了,国家的刀还架在银行的脖子上呢。


这就是加杠杆的第二步,企业加杠杆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d1.jpg


看上去没毛病,从2009年,经济增速又起头往上,似乎走出了危机,但实在的麻烦才刚刚起头。


“四万亿”是政府缔造“需求”刺激经济,但题目在于,政府的基建是一个特别的产业,既是下流,又是上游。


基建有一定的下流消耗产业的属性,比如政府造一个公园,免费向市民开放,本质上是政府替市民消耗。


但基建又有上游原材料行业的属性,为什么呢?由于它有一个副产物——地盘。


基建的成果之一是城市化,城市化的成果是增加地盘的代价,一块荒地,征收价格很廉价,可是“四通一平”,计划了贸易、医院、学!⒐暗仁姓钅亢,立即翻十倍、百倍。而地盘正是房地产最首要的“原材料”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d2.jpg


所以国家投资并没有真正处理需求的题目,就算房地产开辟商把屋子造好了,在没有卖进来之前,都是“库存”,题目绕来绕去,又回到了原点——消耗需求在哪儿?


所以我前面频频夸大一个概念:只要需求增加支持的经济增加才是健康的,否则不外是空中楼阁。


消耗行业是妥当的,撒不进钱怎样办?可有一个行业除外,正是兼具了消耗和投资两重职能的房地产。


而且,2008年的经济危机并没有像经济学家预感得那末持久,反而是走了个V字底,从全球到中国,经济规复比想像的快多了。这么一来,就形成了一个严重的题目——钱太多了!


还记得“姜你军”、“蒜你狠”、“豆你玩”吗?任何一个行业稍有机遇,热钱就蜂拥而至,又咆哮而去,只留下一地鸡毛。


这些钱,任何一个行业的需求都没法承接,最初归属只要一个能够——买房。


2008年之前的房地产,根基上是一般的,增加的动力来自城市化、居民支出增加,以及房改开释的需求。但2008年今后,为了启动这个最大的消耗市场,银行把戏师要起头表演“大变活人”了。


05
“三大杠杆”完善会师


二十年前,已经风行过一个“美国老太太和中国老太太”的故事:美国老太太年轻时存款买房,终究在临终前还光了最初一笔存款;中国老太太存钱买房,终究在临终前存够了钱,拿到了钥匙。


故事的气力是无穷的,比书里的故事更有气力的,是“发生在您身旁的故事”。


一套100万的屋子,首付三成,存款70万,你此时的净资产是30万。五年后房价涨一倍到200万,加上还掉的10万,净资产从30万增加到140万。


有人说是房价涨得太快,但你要晓得五年涨100%,年化收益15%,并不离谱,但加了杠杆就是366%的收益。


房价涨得再快,发家也还是要依靠银行杠杆来带。哪怕房价涨幅每年只跑平通胀的3-4%,加了杠杆就是10%以上,也足以让这个财富游戏继续玩下去。


财富效应可提升消耗信心,之前给孩子买一个文具盒就行了,现在要升级,奢华别墅装文具盒,家里放一个,黉舍放一个,这就处理了王总和产业链上游的厂家扩大的“产能题目”。


虽然它只是“纸上财富”,但也足以吸引后来者效仿。就这样,最初一个杠杆——居民消耗杠杆也加上去了,“三大杠杆”完善会师,中国经济终究稳住了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d3.jpg


可凡事要回归常识,屋子终极还是消耗品,而消耗的持久增加永久是受人口增加制约的。杠杆是“寅吃卯粮”,房贷也是把未来的房地产消耗需求提早实现。


出来混的,总是要还的。这么简单的事理,国家不会不懂,所以经济前脚启稳,后脚就起头“去杠杆”,不去不可了,特别是地方政府债权,已经到了不敢看的境界了。


去杠杆发生的波动,叠加了经济自己的周期性波动,这才是2018年衰退的主因。


“去杠杆”就是逼债,可题目在于,银行变钱时,个个积极报名,要发出时……咦,杨白劳呢?


06
谁都不是“杨白劳”


谁是杨白劳?这是去杠杆的重要题目。


首先,欠了房贷的人不是杨白劳,房贷是银行实在的优良资产,要真的发出,银行坏账率就要蹭噌噌地往上窜了。而且动手狠了,又伤及人民大众一般的居住需求,只能控制住,渐渐来。


其次,政府更不成能是杨白劳。由于存款已经转给投资公司,连法人代表都换成下层员工。然后手一摊,我哪有什么杠杆。


固然,账是不成能赖掉的,只是大部分“活动的活钱”都沉淀为地盘代价,酿成了宽广的门路、便当的市政,空荡荡的园区、空置的商品房这些“临时的死钱”,期待未来的经济增加去消化后,才能重新酿成“活动的活钱”。


固然,还有一部分地盘,确切从屋子酿成了实在的财富,但题目是它不在“欠钱的人”的手里,欠钱的没钱,有钱的不欠钱,有钱又欠钱的都是银行的财神,你怎样“去杠杆”?


可以发出来的,就只要企业的杠杆了,但2018年的题目也正是出在这儿。当初放存款的工具大多是国有企业,但后来不知怎样,降杠杆的名誉使命却落到了民企头上。


看上去是大师一向在会商的“国进民退”,但现真相况没这么简单。


2008年之前,经济是超凡增加的,以后回归常态,但请留意,宏观经济速度的变化的背后,隐藏着微观企业合作力的改变。


经济高速增持久,新需求大多来改过的细分市场的增量,龙头企业很难顾及这些小的细分市场,中小企业的增加率经常高于大企业,行业趋向分离。


而经济常态增加大概衰退期,各行业都进入“不共戴天”的存量合作,龙头企业凭仗范围上风,一步步收割中小企业的市场份额,行业趋向集合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d4.jpg
(行业集合度上升)



国企经过“抓大放小”的鼎新,“胜”下的都是“行业巨无霸”,而中小企业绝大大都是民企,“大鱼吃小鱼”的存量合作,反应在中国经济上,就给人以“国进民退”的感受。再加上近几年有一些对民企不太友爱的谈吐,让民营企业家不敢投资实业,纷纷在热钱上打转转,也进一步削弱了民企的合作力。


但题目在于,民企是进献失业的主力,失业决议消耗,消耗决议增加。民企也不是杨白劳,职位绝无能够削弱,所以,企业“去杠杆”也成了不成能的使命。


而且,此时的经济周期已经不是2008年之前的周期了,中国经济已经被房地产深度绑架了,而房地产又具有极强的金融投资属性,集齐了“贪心、愤慨、妒忌、怠惰……”的人性七宗罪,不是大起就是大落,几近不成能平稳小步增加。


更糟糕的是,被房地产绑架的消耗者也是有预期的:房价走高,影响到无房者的消耗信心;房价走低,又影响到有房者的消耗预期,这即是把消耗的波动也加大了。消耗波动一大,上中游的产业就更大了。


从2010年到现在,热钱在不停的活动,但只要你一收,立即伤及无(民)辜(企),经济数据立即“死给你看”,吓得不单发出来的钱又重新放进来,还要再赔上一笔“精神损失费”。


5c612061b2bd72135aedb1d5.jpg


看上去是个活结,难道中国经济就有救了?回答这个题目,必须回到前面说的“经济周期”和“信誉财富”的本质上来。


07
2019年会更糟吗?


前面说了,非论是由非理性预期带来的经济增加,还是由银行缔造的财富幻觉,只要跨越人口增加的速度,其本质一定是“寅吃卯粮”,用未来的经济潜力,来实现现在的GDP。


响应的,所以“经济衰退”经常并非是消耗需求衰退,而是“卯还寅账”,还曩昔过度增加的陈帐。


所以,底子不存在什么“去杠杆”,大概说,经济常态增加自己就是在“去杠杆”。


以房价为例,只要稳住五年不涨也不跌(实在相当于跌了15-20%),回归居住的本质,非论是居民杠杆,还是政府杠杆,城市明显下降,而对GDP的影响,顶多就是每年一个点,对失业的影响就更小了。


现在所谓的“去杠杆”,实在一个是控制新的杠杆,二是部分杠杆太高的行业的结构性的“去杠杆”,只是今年恰好叠加了一个经济衰退的小周期。


持久而言,要回归常识,回归本质,本质就是消耗,只要稳住失业,消耗就不会出大题目。


插一句嘴,中国经济实在的大麻烦是人口增加放缓,但实在的影响能够还要十几年后才出现。由于人口增加指的是“诞生人口”减去“灭亡人口”,后者今朝大多诞生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月,属于消耗才能比力衰的一群人,今朝前者抵消耗的拉动远高于后者的消失。


而且,前面还提到经济增加的一个重要(偶然是决议性的)外生变量——科技成长,像5G、新能源产业,本质上都在缔造人口增加之外的新消耗需求。


所以说,我小我还是比力有信心的,此次始于2018年的衰退,只是一次比力大的波动而已。


之所以悲观,由于真正吓人的只要“宏观经济数据”,你完全没需要关心这些被预期“净化”的数据——人总是在冷落时谨慎,在过热时狂热,再加上政府为了逆转大师“涨时看涨,跌时看跌”的预期而停止的“平衡调理”,经济数据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。


我的悲观来历于身旁的微观信息:一部分人在甩卖屋子,但更多的人也预备动手;虽然手机、汽车没之前卖得好,但网红食品排的队还是那末长;酒店少了一些商搭客户,但出国旅游热情一浪高过一浪;虚高的药价、骗人的保健品、K12过度教育等 “久治不愈的消耗毒瘤”正在被一波波“清算”,其中开释的消吃力也将成为新的经济增加动力。


但也别小视周期,究竟,年年事岁花类似,岁岁年年人分歧。


有一个笑话,两小我坐电梯到了二十楼,记者问他们是怎样上来的,一个说要不停地跑步,一个说是不停地做俯卧撑就行了。


现在这部电梯又下降到起点,那两小我终究认清电梯的本质,骂骂咧咧地预备分开。


这就是经济周期,就像电梯交往返回,只是每一次的乘客都不太一样,惟有认清这个究竟的人,才能避开下降的电梯,等到上升的电梯。


德林社“机遇 · 2019”投资年会
全场长达 8 小时音频已上线
(含 34 节精选音频、演讲文稿、干货PPT)


?扫码预定,立即收听
5c612061b2bd72135aedb1d6.jpg
5c612061b2bd72135aedb1d7.gif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收听音频
感谢您的阅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